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| 手機WAP | 聯系我們

返回首頁

經典案例


無法證明公司欠薪 員工辭職索賠敗訴

[字號: ]  2018-02-26   閱讀次數:127  來源:   

2013年8月,金沛松被北京一家技術公司聘用,雙方簽訂三年固定期限勞動合同,公司從當月起為他繳納社會保險。合同到期后,又續簽至2019年12月底。
  金沛松說:“上班時,我住在公司內的宿舍里。可能是找我方便,一有活兒,主管就讓我去做。除了工作日下班后給我派任務,周六日也總讓我加班,甚至法定節假日也常打電話讓我去處理工作中的事情。更可氣的是,公司從不給我加班費,還經常拖欠工資。2017年春節后,我跟領導提了好幾次關于加班費和拖欠工資的事,他們表面上耐心聽我說,但就是無動于衷。”
  2017年4月1日,金沛松離職,其后申請仲裁,要求公司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、在職期間拖欠的工資、加班費等共計14萬元。經過審理,仲裁委駁回其申請請求。金沛松又到法院起訴,不料其訴求近日也被駁回。
  說法
  此案在仲裁和法院審理階段,雙方當事人都認可金沛松于2017年4月1日離職,但對于離職原因各自有不同的說法:金沛松稱自己是因公司拖欠工資而離職的,公司則說他是因個人原因離職。
  金沛松為了證明其主張,提供勞動合同、工資卡銀行交易明細、社會保險個人繳費信息對賬單、排班表等作為證據。
  公司不同意金沛松的主張,稱排班表上沒有部門主管簽字及單位蓋章,對其真實性及證明力不予認可。公司表示,單位一直是合理安排每位員工的工作時間,如果金沛松認為他加班了應該提供其在單位加班的相關證據,因其沒有相關證據予以佐證,所以公司不同意支付包括加班費在內的各項費用。
  同時,公司提交員工工資表作為證據,證明金沛松在職期間公司已按時足額發放了其工資,不存在拖欠工資的情形。
  法院審理后認為,雙方當事人均認可雙方勞動合同于2017年4月1日解除,金沛松主張公司拖欠工資他被迫提出離職,因他未提交公司拖欠其工資、未足額支付其勞動報酬的相關證據,故對他要求公司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的請求,法院不予支持。
  金沛松主張在職期間存在延時加班、休息日和法定節假日加班的情況,依據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(三)》第九條“勞動者主張加班費的,應當就加班事實的存在承擔舉證責任。但勞動者有證據證明用人單位掌握加班事實存在的證據,用人單位不提供的,由用人單位承擔不利后果”的規定,因金沛松未提交其加班的相關證據,所以法院最終駁回了他的訴訟請求。

    返回    打印     關閉
臨沂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 版權所有 魯ICP備16014239號-1 魯公網安備 37130202371491號
地址:臨沂市北城新區北京路33號 郵編:276000
王霜法甲里昂